•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22:12 浏览

脚踏价值六位数的地毯,手中拿着手工制作的极品白瓷杯。在有佣人垂手恭立的大厅里,我悠闲的品尝着由新鲜古巴咖啡豆磨出来的浓咖啡。如果这些待遇是要收费的话,恐怕我会出一身冷汗的吧?在缀饮着苦涩的液体时我这样胡思乱想着。不过这是没来由的担心,因为现在我和齐藤先生是在白碧德白大小姐的别墅里。窗外明明是万物复苏,寒冬开始消退的季节,我的心情却是萧索的秋天。短短的告别了两个星期后又不得不和‘败笔的’打交道,实在是辜负了当初离开这里时心中高喊的那一句‘万岁’。‘果然命运是难以预料的呀’,我不禁这样感慨到。‘人定胜天’真是毫无道理的说法。“喂,菜鸟,为什么我们又要跑这里来?”“没办法的吧?用中文来说的话,这就叫做好本职工作。”嘴里唠着香烟的,漫不经心仰躺在沙发里的齐藤先生小声的吐出牢骚话,本来也想这么说的我只好安抚他。昨天白公馆的管家致电美铃事务所,希望能雇佣两个保镖。本着‘来者不拒’的精神,美铃所长一口答应了下来。由于我和齐藤先生曾经和他们有过业务上的往来,所以便理所当然的作为‘最适合的人选’被派来了这里。虽然两个当事人都曾经严正抗议,一再表示不愿意再和白碧德有任何的关系,但当时正照着镜子涂口红的美铃所长把眼睛一瞪,然后用辞职作为威胁,我和齐藤先生便都哑口无言了。这就是身为上班族的悲哀……于是我和齐藤先生只好乖乖的来到这里,坐在客厅中,等待主人的出现。“这次会是什么任务?”“既然是要保镖,那么自然是保护那个小丫头的人身安全喽。方正明是已经消失了没错,但他的人脉应该还没有完全被截断。觑视白家财产的应该还大有人在吧?法律上虽然没有问题,不过小丫头势单力薄,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自己。看来你的担心是没错,搞不好是哪个和红龙会有关系的黑社会组织找上门来,要敲诈一大比掩口费吧?”说话间老管家从楼梯上匆匆走了下来,对让我们等待表示歉意。一番礼仪上的寒暄后,白碧德出现在楼梯的拐角处,踏着台阶慢慢走了下来。“那是足以祸国殃民的美貌。”事后齐藤先生这样评价到。虽然我不认为会严重到这个地步,但当‘神的完美杰作’缓步走下楼梯时,我不得不承认连自己都差点被蛊惑。今天白碧德穿着包裹住身体的淡青色露肩连衣裙,将及腰的黑色长发用一块白纱简单的束在脑后。裸露出来的肌肤仿佛白得会发光,和束在纤腰上的黑色皮带交相辉映。而薄施淡妆的五官和曼妙的身材则充分让人明白什么叫‘增之一分则多,减之一分则少’。明明是很出尘的淡雅打扮,却一点都不给人纤弱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似乎是把东方女性的含蓄典雅,和西方女性的性感诱人巧妙的融合了起来。具体要突出哪一种特色,则由白碧德的举手投足来决定。“如果换成我,一定会在考虑财产前先考虑抢人!”“妲己已经有了,纣王在哪里?”趁谈话开始前,我和齐藤先生小声的交换着意见。没有被面前旷世绝伦的美色震慑到屏息而视,自然是因为我们已经知道那个惊世骇俗的躯壳里有什么内容。“很高兴两位能应邀而来。”“再次能为白小姐提供服务,本事务所万分的荣幸。”在这种足够让对话的双方死后下拔舌地狱的开场白后,老管家便开始简单的说明情况。两天前,白碧德的表哥方鸿明——也就是方正明的儿子突然从英国归来,要求立刻和白碧德结婚。遭到拒绝后便放言要对他父亲的失踪案件调查到底,决不善罢甘休。“那就让他调查个痛快喽,有什么好怕的?”齐藤先生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似乎对风先生的善后工作很有信心。而我的心里则开始敲大鼓,毕竟一旦方鸿明真的查出什么,‘杀人犯’这个头衔便会当仁不让的落到我的头上。另外我也明白到,其实现在坐在这里的四个人并不是分成‘客户’和‘美铃事务所职员’两个阵营,而是一起经历过‘妖镜事件’,有着共同秘密的非法团伙。“那,他有查到什么吗?”“在我们知道的范围内应该没有。”站在白碧德身边的老管家摇摇头,回答到。我不安的搓搓手,和齐藤先生对视了一眼。“那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啊,是这样的。这次和方鸿明一起回来的还有几个外国人,昨天方鸿明带着他们上门来闹事,还打伤了一个清洁工。出于万全的考量,想有劳贵事务所负责这里的安全。”“那不是和小流氓没什么两样了吗?”齐藤先生不屑的哼了一声,靠在沙发上肆无忌惮的跷起了脚。既然资历和胆量都不够,对于他的这种行为我也只好视而不见了。“警察不管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后老管家露出尴尬的表情。“这……没必要为这样的小事就去惊动警方。而且方鸿明一行人都拥有英国的国籍,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平台如果不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炸金花游戏警察也是拿他们没办法的。”顿了一下后老管家又补充到:“不过已经确认他们的回程机票定在三月十七日, 好玩的炸金花棋牌游戏所以在那之前只好劳烦贵事物所多多费心了。”中国解放至今已经五十多年, 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八国联军却仍然个个在中国享有特权。如果烈士陵园里的那些英魂地下有知,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爬出坟墓来怒吼。“唔……那这样如何?我们会派人分三班保护这里。”同为外国人的齐藤先生这样建议到。得到老管家和白碧德的同意后他站了起来,用悲壮的眼神看着我:“那么第一班就由我来吧,菜鸟,你先回去好了。”虽然齐藤先生决心秉持大义的名分牺牲自己,但上天似乎不愿意关照我。白公馆的私车引擎出了问题,而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僻地方自然也不会有公车通行。结果无法离开的我只好和齐藤先生交替职责,带着凄惨的神情站在白公馆大门前,目送齐藤先生兴高采烈的发动轿车,带起烟尘落荒而去。“那么,去我的房间吧。”回到大厅后白碧德下达了这样的指示,然后无视我‘我留在这里就好’的回答走上了楼梯。我看了老管家一眼,期待能获得支援。但他却只是带着职业性的笑容,恭敬的用身体语言告诉我‘请上楼’。这是我第一次进入除丽丝汀以外女孩子的房间,看着成群结队,堆得到处都是的绒毛娃娃,再对比大学男生宿舍里那种遍地一次性饭盒和色情光盘的景象,我便不得不认同‘男人和女人是两种生物’的说法。空气中有着淡淡的异香,周围则都是浅色调,欧洲风格的家具。房间中央有张巨大的豪华型单人床,虽然说是单人床,但如果按普通人的标准来说,就算在上面躺五个人也不嫌多。在床上方还连接着顶篷,这个式样过去我只在电视里看到过。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是一面我熟识的大铜镜竖在床的边上,即使它显得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却给我以安心感。‘无论白碧德的脾气有多恶劣,有她的爷爷在身边,她多少都会收敛的吧。’这样想着,我便开始在心中庆幸自己还不算倒霉到家。“请坐吧。”白碧德优雅的对着窗边的一个小茶几摊了下手,于是深知自己处境的我便恐诚恐惶的走过去,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小心翼翼的在围着茶几的椅子中选了把靠边的坐下。白碧德走到床边从一个小巧的床头柜上拿起一把银铃,然后轻轻的摇动了几下。清脆悦耳的金属音中两个早就等候在外的女仆推开房门,送进点心和饮料。我看着撩起长发,坐到我对面的白碧德,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来工作的还是专门来喝下午茶的。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决定进行一些公式化的询问。“那个……白小姐,可以问些问题吗?”“当然可以,请说吧。”当白碧德抬起眼帘向我望来的时候,我不禁恍惚了一瞬间。当时午后的阳光正温柔的洒落在她的脸上,将她那没有疵瑕的容貌勾勒得轮廓分明。我能清楚的看到白碧德的每一根发梢和睫毛,甚至连耳轮后的绒毛都清清楚楚的落入我的眼中。在看得到尘埃飘过的空气里,白碧德仿佛是一座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玉像。而这座玉像的背景,是她那被三月的和风吹起,漆黑亮丽,如丝般的长发。目光相对的一刻,我从白碧德黑白分明的眼睛深处看到一缕海水蓝亮起,于是连接现实世界的真实感便在刹那间布满了那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躯体。如果这一幕让一个优秀的艺术家看到,他一定会当场铺开画布,在上面留下他生命中最高的杰作。如果让一个骑士看到,他则会毫不犹豫当场向白碧德奉上他的配剑,宣誓愿为了她而献出生命。但既然看到的人是我,那就是王八吃大麦……“怎么了?”当白碧德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几晃时我才回过神来。我慌张的摇摇头,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的赶出脑外。“唔……白小姐,能够详细的告诉我方鸿明的为人吗?”听到这个问题后,白碧德不快的皱起眉头来。“他简直就是方正明的复制品。”据白碧德的讲述,方鸿明根本是个汇集了这个世界上一切不良品性的人渣。他不但继承了方正明自私自利,恬不知耻的恶劣性格,还特别的荒淫好色。在方鸿明十四岁时就有翻女仆的裙子,和偷看她们更衣,结果却从凳子上掉下来,摔断了腿的壮举。在他十六岁时更因为嫖娼而被请进公安局过。此外这个人还好勇斗狠,在中学,高中,和大学里多次纠集学校里的不良分子滋事,欺压普通学生。至少有一打以上的学生由于得罪方鸿明而遭到毒打致伤,被送入医院。“最后方正明都受不了他,才把他送去了英国。临走前还死不要脸的跑来,说要我等他三年,也不去照照镜子……”白碧德不屑的哼了下鼻子,宣布了方鸿明在她心目中不可动摇的癞蛤蟆地位。方正明,方鸿明,推敲名字的含义再对比其拥有者的人格……方家父子实在是以侮辱汉字为乐的家伙。他们应该在额头贴上写有‘恶人’字样的标签被放逐到火星去开荒才是,没有把他们关在地牢里等待腐烂却放出来到处跑,实在是对和他们共同居住在这个世界上的好人们的不公。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替留着长指甲的白碧德打开了一听苹果汁。“那么方鸿明去了英国后有什么发展吗?”将苹果汁递给白碧德的时候我这样问到。“除了本来应该半年就完成的语言课程读了一年还没结束外,其他的就不清楚了。”这个世界上不多的高等教育资源就是这样被浪费掉的……我不禁替那些无钱留学的特优生们感到悲哀。结束询问后我打了一个电话回事务所,向美玲所长报告情况,同时得知风先生会在九点时来和我换班。放下话筒的我并不想回白碧德的房间,于是便逗留在大厅里。但不久后老管家就跑来通知我白碧德邀请我去共进晚餐。拒绝是不可能的,在苦笑着答应时我实在是非常羡慕电视里那些戴墨镜,穿西装,能在脸上摆满冷酷表情,默不作声站在一边的职业保镖们。不是白碧德不够动人,也不是因为她的脾气恶劣到让我无法忍受。真正让我觉得头疼的是如果要长时间和她共处一室,我便不可能保持沉默。对于不擅言辞的我来说,要和不熟识,在生活上又没什么交点的人找个共同话题实在有够艰难。而佛雷格爵士又一直都不露面,那种尴尬实在是难以形容的沉重。好在吃饭时大家的嘴都在忙,但把餐盘一推后便又没了借口。几句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后,我和白碧德便自然而然的谈到了上次的妖镜事件。“一点都没有后怕吗?”对于这个略显唐突的问题,坐在餐厅旁的沙发上,正在用纸巾擦嘴的白碧德想了一会后才给出回答。“那天从医院回来时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已经被那个叫风的人处理掉了,第二天地毯也全换成新的了。有点……害怕吧,但每天晚上爷爷都陪着我,总算还可以。”白碧德淡淡的笑着,但那种落寞的神情却是怎么样都无法掩饰的。设身处地的为她考虑一下,一个才二十岁的女孩子从小就被刻意孤立,没有能够分忧的朋友,四周围只有心怀鬼胎,算计着她财产的阴谋家。说她可怜是毫不为过的,哪怕是黄金的牢笼,也不会有人希望在其中生活。看着有点出神的白碧德,我不禁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白碧德惊讶的抬头看了我一眼,于是我立刻认识到自己面前坐着的并不是妹妹丽丝汀。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刚才的白碧德身上,我看到了在父母逝世的那一天,哭泣着的丽丝汀那小小的身影。我们总是过于专注自己的感受而太少体谅别人,我终于惊觉到了这一点。高傲是白碧德的伪装,盔甲,和全部能用来反击这个世界的武器。除了这些,她便一无所有。“抱歉。”在六年前的那天,我对丽丝汀说的是‘别哭,还有我在’。“没关系。”那时候,丽丝汀收起眼泪,握住了我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明明毫无关联的情景此时此刻在我眼前重叠了。白碧德静静的看着我,承受着我那含义复杂的目光。最后,她忽然笑了。“谢谢。”我点点头,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抱歉。”真的应该为自己的迟钝好好道歉才是。请继续期待《都市魔幻物语》续集

  14年首轮5组抢七,说到进攻,那快船勇士、火箭开拓者可以说是打得最为大开大合的两组对决,这两队三分命中数在当时均处于联盟前五,注重快攻反击。此外,这是魔兽在火箭状态较为出色的一年,同样也是双德配置最合理的时期,两队同样是后场加内线的明星组合,对位就显得格外精彩。

,,电竞投注推荐网


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